独刺

首页
字体:
上 章 目 录 下 页
分卷阅读34
    ”

    杜勤被气笑了,摊手作出索求的动作,煞有其事的催促。

    “礼物呢,你们两人可不能只给一份啊,我这里不允许携带亲属的。”

    其实礼物在进门前都已经交给侍者了,江雪也没打算和李正合送一份礼,而是挑选着送了最不容易出错的饰品。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

    “一点薄礼,不成敬意。”

    杜勤连忙拱手求饶,皱着脸嘟囔。

    “这文绉绉的,我最怕你们这群知识分子了。”

    他身后的德国保镖忽然提醒他道。

    “该吃药了。”

    因为是外国人,保镖说起中文来的口音有些生硬,但声线低沉,如大提琴般醇厚悦耳。

    李正哈哈大笑的取笑他,杜勤恼怒的回头瞪了保镖一眼,冷哼了一句。

    “真搞不懂爸是怎么想的,非要他跟着我,连不小心感冒了也催来催去,烦死了。”

    “谁叫你老惹事,我觉得杜叔的选择非常明智,不然总有一天你一条命还不够赔欠下的风流债呢。”

    面对李正的直白,杜勤故作倜傥的撩了撩头发,自信又优雅的耸肩道。

    “没办法,谁叫本少爷如此迷人呢。”

    江雪听他的自恋称赞,忍不住抿唇一笑。最初他对杜勤厌屋及乌,便只觉得对方是个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不过后来摒除偏见后发现他其实是个非常风趣幽默的人,很容易令人心生好感,这也难怪他桃花运如此旺盛了。

    宴会的后半场,李正被杜勤叫去和朋友喝酒叙旧,江雪只待了一会便去露台吹风了,李正不放心的表示要陪他一起去,却被江雪拒绝了。

    毕竟宴会的主人是杜勤,他也不好白白占着李正而扰了他们一群朋友的兴致。

    夜凉风慢,安静的露台将别墅内的声色犬马尽数隔远,江雪呆了片刻后渐觉心神清净不少,便打算回去找李正,然而只看到了沙发上醉醺醺的一堆人东倒西歪,独独没有李正的身影。

    江雪环视一圈后,俯身问酩酊大醉的杜勤。

    “你知道李正去哪里了么?”

    杜勤笑嘻嘻的摸了一把他的下巴,目光毫无焦距,笑容却挂起一贯的惑人。

    “呀,哪里哪里来的小美人啊,嗝”

    江雪这下子知道他是真的喝醉了。

    先前的那个德国保镖走上前将杜勤扶起来,轻轻松松便揽在怀里,然后对着江雪简短的说。

    “他,喝多了,去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 章 目 录 下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