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刺

首页
字体:
上 章 目 录 下 页
分卷阅读15
    动作。审视的目光落在江雪苍白的脸上,李端不得不承认他有着令自己弟弟为之着迷的资本。

    可就是太不听话了。

    他听说李正在这一年里对江雪掏心掏肺的好,像只没脑子的癞皮狗,甚至有时还会苦恼的跑去他办公室求助怎么哄人开心。

    可江雪实在不识趣,甚至好几次都让李端生出了把人悄无声息的从李正身边弄走的念头,这不过是说一句话的工夫,而每次李端打算开口前,想到李正说起江雪时喜滋滋的模样,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们的父母是朴实的农民,因为一场洪水双双丧命后,孤苦无依的两兄弟为了生存便去附近的小县城里打拼。李端性格沉稳,脑子灵活,对于商机有着惊人的敏锐,而李正性格急躁,很爱打架,身手敏捷有力。两兄弟利用自身优势相依为命,李端摸索着如何赚钱时,李正就为他保驾护航,慢慢地,他们从小县城发展到了三线城市,然后又在一线城市逐渐扎根了自己的势力。

    经过了从泥淖到云端的这么多年,李正好像从来都没有变过,即便后来有了权势有了财富,有了不可撼动的地位,他依然和从前一样,喜欢穿t裇短裤和人字拖,喜欢蹲在路边抽烟,喜欢约上一帮兄弟去野外操练,就像他小时候总和李端在麦地里兴冲冲的打滚一样。

    他活的很简单,可李端知道其实他又没那么简单,像是海边伫立的礁石,无论是疯狂的风暴还是温和的海浪都对他毫无影响,他始终维持着自我的姿态,坚韧,强大,不被任何人任何事所触动。

    直到江雪出现,李端才发现他错了。

    第一次,李正腆着脸求他帮自己把江雪骗去他家,第一次,李正眼眸里的热烈令他诧异,就像那冷硬的礁石忽然活了,第一次,他发现李正慢慢的变了,为了那个叫江雪的年轻人,变得鲜活,踌躇,易喜易怒。

    原以为李正不过是一时兴起,可当李正一本正经的和他说打算把手上的势力洗白时,他才不得不重新审视起这段荒谬的情感。

    “怎么会突然这么想?”

    “我以前不怕死,无所畏惧,可现在我怕了,我只想和媳妇儿安安稳稳的活着。他胆小,万一害怕我讨厌我了怎么办。”

    李正坦然的回答让李端心情复杂,既欣慰又不放心,就像担忧很久的风筝终于愿意把线缠在一根草上安定下来,可那根草实在太弱太细了,仿佛随时都会折断或是被风吹走,他只能操心的留意着动向,在草旁边砌一道道墙来加固这段薄如蝉翼的关系的长久与稳定。

    他就这么一个弟弟,自然是希望他能得偿所愿。

    仿佛感受到满含侵略性的目光过于持久,病床上的人睫毛颤了又颤,过了半晌,终于疲倦的睁开了双眼。

    李端微笑着开口。

    “我是李正的哥哥李端,你应该认识我吧。李正这混小子做错了事在外面面壁思过呢,让我来替你道个歉。”

    江雪的嗓子喊坏了,说不出话来,他无神的盯着洁白的天花板,面容冷硬的像是一尊死气沉沉的雕像。

    李端顿了几秒后,话锋一转。

    “其实这次的事也有你的原因,李正性子直,你这样算计他欺骗他,他又这么在乎你,会有这个反应也是理所当然。我不反对你们在一起,不过既然在一起了就安安分分的,闹矛盾闹到医院来谁都不好看,你说是不是?”

    江雪听他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 章 目 录 下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