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刺

首页
字体:
上 章 目 录 下 页
分卷阅读10
    “你他妈说什么呢!”

    袁叔身边的小头领袁奇听不得他如此侮辱自己的父亲,气急败坏的冲过去揍了他一拳。

    “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答应把地盘还给我们,你就别想走出这个门!”

    李正被打偏的脸慢慢转了回来,盯着他仿佛想起什么似的,突然问。

    “是你打的他吗?”

    他这句话问的没头没脑,袁奇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有恃无恐的用枪管戳着他的头顶,得意洋洋道。

    “没错就是我,谁想到你那兔爷细皮嫩肉的太不经打,老子还怕把他打死了呢!”

    李正的眼眸深不见底,笑容里泛着渗人的寒气。

    “真是可惜了。”

    袁奇下意识的问。

    “可惜什么?”

    李正脸上的笑意一寸一寸的消失。

    “可惜你们袁家要绝后了。”

    仿佛从悬崖边上骤然坠落,一瞬间的心悸与恐慌狠狠攫住发抖的心脏,江雪紧紧靠着墙壁,坚实敦厚的触感才能带给他一丝踏实的安全感。

    他垂着头,鬓角的头发都被冷汗湿透了,凌乱的贴在苍白的肌肤上,犹如被雨水打散的柳条。

    耳边是千军万马般的兵戎震响,如暴雨浇的他遍体生寒,凄惶无依。他像被强行摘下丢弃到不属于自己的荒漠深海的野植,只能被迫承受着不应有的沙暴涌溺。

    “……江先生!江先生!”

    有谁凑在他耳边促声说着什么,江雪怔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李正派给他的司机王宇正蹲在他身边,面容严肃而焦急,在他身后横陈是原本奉命看守自己的两个手下的尸体。

    仓库里不知何时涌入了穿着黑衣服的人,与袁叔那派的人厮杀起来,震耳的枪声与皮肉被划开的声音掺杂在一起,血色如大雾笼目弥漫。

    王宇看着发怔的江雪,语速很快的沉声道。

    “江先生,我负责将你带出去,请务必跟好我。”

    被扶起来后,江雪才发现自己的腿有多软,王宇皱着眉看着他极其难看的脸色,犹豫了一下,然后低声道。

    “江先生,得罪了。”

    说完,他便将江雪扛了起来,在混乱的仓库中尽量迅速的解决掉路障,同时小心翼翼的保护着江雪不被误伤。

    江雪用力抿着唇,被浓重血腥味刺,而不是亲自一刀一刀将人折磨至死。

    有几滴鲜血溅到他的脸上,缓缓滑落,形成血红的伤疤,将他衬的如同因嗜血而兴奋的诡谲恶鬼。

    江雪死死望着他,像是被枕头死死闷住般,呼吸愈来愈急促。在离开仓库的刹那间,他终于不堪重负,彻底的昏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君第一弹

    每次承诺日更刀刀都好心虚,因为电脑坏了,所以手机打字只有一万多字的存稿,不过刀刀突然发现,好像这可以写成短篇?

    求收藏求留言求砸雷~~【拼命卖萌】

    第9章9

    “救人的时候怎么不按计划来?”

    不悦的声音来自戴着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 章 目 录 下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