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刺

首页
字体:
上 章 目 录 下 页
分卷阅读8
    冷了下来,几近孤注一掷的麻木。

    他不能就这么被李正毁了。

    他不能。

    作者有话要说:

    李正:媳妇儿想走,呜呜呜qaq

    偷偷告诉你们,刀刀已经写了好多章啦,再发一章,剩下的下个月发

    存稿君求收藏!

    第7章7

    学校正式放假后,江雪除了周内出去兼职,其余时间便都宅在公寓的,再也没在客厅逗留过。

    李正最近变得越来越忙,尽管每天还在公寓里出入,不过常常到凌晨才回来,眉间笼着一层挥之不去的烦躁与戾色。

    每次江雪一出门,他都会亲自接送,即便他有时不在公寓,也会派人跟着江雪,似乎在暗暗警惕着某种潜在的危险。

    江雪懒得问他,也不愿多问,依旧规规矩矩的过着自己的日子。

    他已经和兼职那边的女主人说好了,教完童童这一周便辞职。虽然他舍不得懂事可爱的童童,女主人那边也对他盛情挽留,但他决定要专心复习考研,所以不想被其他的事情分去心神。

    童童家在与公寓相隔两条街道的中档小区里,其实不算太远,但李正坚持要派人接送他。

    司机面目坚毅,沉默寡言,是个看起来很可靠的人,原本要停在童童家楼下等他下课的,但江雪实在厌于李正这种处处管制的窒息感,冷了几回脸色才让李正勉强同意司机在小区门口等他。

    这晚是最后一节课,江雪想在最后和女主人商量关于童童学习方面的事,便提前告诉司机说自己会晚半个小时出来,而在童童泪眼汪汪的目送中走下楼后,江雪看看表,发现自己提前了十分钟。

    并不知道司机一直都在小区门口等候的江雪路过小区里的小花园时便停下来歇了歇,夏风徐徐,月明星稀,此时已经有些晚了,周遭漆黑朦朦,寂静的只听得到鸟蝉的叫声。

    教了童童一年半,江雪早就把这个伶俐的小男孩当作了自己的弟弟,一想到以后也许再也无法见面,他不禁生出了几分落寞。

    花园的幽径弯绕,草木均被染上浓重的阴翳,沙沙的风吹拂枝叶,细碎的声响徒增几分诡异。江雪并不害怕,只是在刹那间陡然察觉出一丝异样。

    那是对危险的本能预知。

    他霍然立起身,盯了空无一人的小径半晌,转身便快步走向出口处。

    刚走了两步,身后果然响起突兀的脚步声,急促而纷乱,听起来不止一个人,朝着他的方向紧紧跟随。

    江雪的心一紧,突然间便加快跑了起来。

    走出小花园再拐一个弯就能看到小区门口,江雪知道李正派来的司机必定不是什么普通人,虽然不知道身后的人为什么要追自己,但只要跑出拐角,那个司机一定会过来救他的。

    而身后的人怕是担心煮熟的鸭子飞掉,不再顾及隐蔽,骂骂咧咧的加紧步伐冲了过来。

    江雪没留神被地上的石头绊了一跤,登时便摔到了地上,掌心蹭破了皮,火辣辣的疼。随即有人分别从左右架住他的肩膀,一条手帕严实的捂住他的口鼻。

    江雪还太年轻,提防心不够重,猝不及防的吸入手帕上沾染的气味后才暗叫不好。他竭力挣扎着试图发出些动静,身体却逐渐失去力气,渐渐软倒。

    最后的意识是被人用布袋兜头盖住,然后扛起来朝着小区门口的反方向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 章 目 录 下 页